當前位置:首頁?>?督察·監督 > 正文 >

生態文學丨香

2021-09-29 11:07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接群眾信訪舉報:潤天日化公司涉嫌廢氣無組織排放。當天下午,中隊長白峻山和執法隊員劉勵,還有環境監測人員,前往現場調查核實。

  到了企業,他們查閱環評等資料,發現企業自去年5月投入生產運行以來,已經超過12個月,仍然沒有組織環評驗收,屬于“未驗先投”。陶姓女經理負責公司環境管理。向她詢問,也得到了證實。

  3條生產線檢查,發現香水分裝設備上,集氣罩的罩面小了,對廢氣無法應收盡收,造成廢氣逃逸。

  他們在車間外一米,架設廢氣檢測設備,采樣,又到企業辦公區制作執法筆錄……

01

白峻山回到家里,已華燈初上。晚飯后,他洗了澡出來,妻子坐在客廳沙發上,皺著眉,有些不高興,口氣也不是那么柔和,“剛才給你洗衣服,那衣服上怎么會有香味兒?”

  白峻山苦笑笑,“下午,我們檢查了一家日化企業,生產車載香水的。”

  “上個月,那次你回來,渾身臭烘烘的,像從豬圈里撈出來的。這次咋香噴噴的?你到底干嘛去啦……”妻子冷冷地瞥了瞥白峻山。

  雖說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誤會要消除吧,白峻山正琢磨著,這時門鈴響了,竟然是妻子的表姐。以往兩家只有過年時才相互走動,表姐貿然登門,有什么事兒?

  把表姐迎進來,寒暄了三五句。表姐是個直性子,剛坐穩,就開門見山地問白峻山,“兄弟啊,你們是不是去潤天公司執法檢查啦?”

  白峻山納悶地點點頭。

  “哎呀,兄弟啊,這回,你可要幫幫忙。這個公司的郭老板,是我們家小叔子的丈叔,還有在什么檢查筆錄上簽字的小陶,是我最要好的閨蜜家的女兒,還是我介紹她去這個公司上班的。下午,他倆急吼吼地找到我,說公司里有點兒香味,你們去執法了……”

  “停!停!”白峻山趕緊做出暫停的手勢,“別急,你說清楚,這個公司是干嘛的!”

  “你們都查過了,還不知道?生產汽車香水的呀!”

  “說得對!生產香——水——!”白峻山開心地瞇縫著眼,故意一頓一挫地拉長了音調。

  妻子立即反應過來,不過當著表姐的面,仍然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悄悄地瞪了白俊山一眼,又抿著嘴笑笑。

  “兄弟啊,我知道你們查廢氣,是該查查。以往,我們小區東面,有個企業,排出來的廢氣難聞得要命,聞多了會犯惡心。郭老板的公司是有點兒香味,但有啥不好啊,人家不是買了,還放在車里聞嗎……香味兒又不是廢氣。”表姐這番話,聽起來頭頭是道,妻子也連連點頭。

  “姐,你說得有些道理,不過,你們可能不清楚,日化行業產生的廢氣味道有很多種類,甜味、苦味、酸味,還有香味,難聞的氣味就是廢氣,好聞的,其實也是廢氣呀。”白峻山不緊不慢地說。

  “喲,照你這么說,人家把香水放到車里,就是花錢吸廢氣嘍。”表姐不依不饒。

  白峻山聽懂了表姐的話外之音,也明白了表姐此行的目的。“關鍵吸入量多少,微量,對人體并沒有多少害處,主要為了增加愉悅感……”白峻山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這家公司,今天現場采樣了,廢氣監測結果還沒出來呢。”

  “啥時候出來?超標了要不要罰款呀?”表姐有點急。

  “說了您也別生氣,罰與不罰,監測數據說話,超了自然要罰的。我們執法有記錄儀,信息實時上傳到省生態環境廳,還有部里執法局的。另外案情,我們局里還要經過案審、法審、集體討論。查辦分離,我不能干預,也沒辦法干預,這些環節沒有任何余地。”白峻山語氣堅定。

  稍作緩和,白峻山又說,“除了廢氣涉嫌無組織超標排放,這個公司沒有環境影響評價驗收,也違法了!”

  “喲喲,這可咋辦?你可要幫著想想法子!”表姐更急了。

  “我倒是有個建議。”

  “說!快說!”表姐很干脆。

  “這次如果超標了,我們還要對企業廢氣進行復測,如果仍然超標,那要按日計罰,就是一天一天累加起來處罰,有多少天,就罰多少倍,罰款可能會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喲……今天,既然你來了,我倒也愿意多花點兒功夫,幫扶指導企業盡快高標準完成整改,防止復測超標。”

  表姐聽得很認真,“我理解,你們執法有規定要求,你提醒得對,如果你愿意指導企業整改,讓他們少走彎路,也是好事兒……就是要辛苦你啦!”

  臨出門前,表姐仍然惴惴不安地再三叮囑白峻山:“那監測數據,啥時候才能出來?超不超標,別忘了告訴我呀!”

02

  3天后,監測報告出來了:惡臭、二甲苯、氯甲烷等指標均達標,僅非甲烷總烴超標了。電話里,表姐聽了,郁郁地嘟噥道:“我馬上跟郭老板說,要趕緊整改,萬一復測……”

  潤天公司確實行動迅速,沒幾天,就組織專家自行驗收、擬制了整改方案。白峻山和劉勵主動登門指導,對廢氣管道、風速風量等不盡合理的地方,提出了優化建議。

  期間,交流中,個頭敦實、雪染鬢發的郭老板反復打問案情進展。案件還沒經局里的案審會研究,自然也給不出答案。不過白峻山還是向公司明確了兩個違法行為:廢氣超標、未驗先投。

  二十幾天后,當《行政處罰事先(聽證)告知書》送達企業,郭老板竟咧著嘴樂起來:廢氣雖說超標了,由于單一指標超標,而且超了8%,未到10%,符合上級文件“輕微違法行為不予行政處罰”的情形,免于處罰。

  不過,對于未驗先投違法行為的處罰,公司被處罰23萬元,同時竟然還要對陶經理個人處罰5.2萬元,這讓郭老板沒有想到,可他轉念一想,廢氣超標已經免罰了,也算夠意思了。

  按理說,案件告一段落了。

  然而,星期六中午,妻子在公司加班,白峻山特意燒了兩個菜送去。恰在這個時候,又接到表姐電話,說有緊要的事兒找白峻山商議。妻子說:“峻山現在在我們公司里,要不你來吧。”

  表姐來了,竟然還帶著郭老板和陶經理。小會議室里,妻子熱情地泡茶。落座后,白峻山發現,先前愛說愛笑的陶經理,像霜打的茄子,神情低落,面色蕭索。

  表姐說:“兄弟啊,違法是郭老板公司的事兒,咋還罰小陶了?你看看,小姑娘大前天休假回來,看到罰單,一下子就傻眼了,連續幾宿睡不著。”

  “理解理解,陶經理,未驗先投,除了罰公司,還要對相關責任人實施處罰,這是法律規定的。前面調取你們公司內部分工,明確你負責安全環保部門……”白峻山解釋。

  陶經理低著頭,嚶嚶啜泣起來,“白隊長,我很熱愛環保的,去年參加過三次野外徒步撿拾垃圾活動。今年三月份,我看到有輛大貨車冒黑煙,還拍了照片,舉報投訴了,后來要給我舉報獎,我都沒去領。沒想到啊,到頭來,我竟在環保上挨了處罰,栽了跟頭,將來我的個人誠信,可咋弄啊!”

  “是啊,說起小姑娘環保挨過罰,買房貸款、坐飛機……說不準都會影響哩。最重要的是,你讓人家咋找對象呀?還有,將來有了小孩,如果影響到小孩讀書啥的,那可麻煩大啦!”表姐這樣一說,陶經理竟淚如雨下,哭得更厲害了。

  “阿姨,幫幫我吧,你說,影響了我的誠信,我可咋辦啊!”陶經理帶著哭腔央求著。她的音調不高,卻飽含了一縷痛徹心扉的無奈與苦澀。妻子被這氛圍感染了,竟也抹起了眼淚。

  白峻山撓撓頭,一時間竟也不知道咋辦,只是輕聲說:“企業受到處罰,融資、參與招投標會受到影響,但個人不一樣。對個人處罰,不納入個人誠信,也不會影響其他方面……”但這樣的解釋,陶經理并不相信。

03

  白峻山突然想到單位的法律顧問,讓他來解釋,也許更準確更權威。于是他立即撥通了高律師電話,講明情況,尋求支援。

  手機開啟了免提,“我以律師身份來說說這個問題。未驗先投,對個人的處罰,是對相關人員履行生態環境保護主體責任不到位的懲戒,生態環境部門不會將處罰的具體情況對外公開,不會在全國信用網披露,不會對您的工作和生活以及您的家人帶來影響,請放心……但是,如果您拒絕繳納罰款,生態環境部門有權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拒不執行的,將會成為‘老賴’,進而‘一處失信、處處受限’。”高律師說起話來不緊不慢,有理有據。陶經理聽得明白,情緒也逐漸穩定下來。

  隨后,陶經理又咨詢了是否會寫進個人檔案等問題,高律師百問不厭,解疑釋惑,陶經理臉上的焦愁才煙消云散了。

  電話掛了。郭老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說:“好,沒影響就好。不然,我心里真過意不去。這事,我有責任,當時,小陶提醒過我。但我覺得環保手續都有了,驗收不驗收無所謂,反正是公司自己組織驗收,壓根就沒當回事兒。這樣吧,這次,我吃個教訓,你也吃個教訓,對你個人的罰款,我掏五萬,你掏兩千,怎么樣?”

  “這不合適吧?畢竟罰的是我個人呀。”陶經理低聲猶豫著。

  “我覺得郭老板說得也合理,都長個教訓。”表姐語氣果斷,大伙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隨后,郭老板又聊起公司整改情況。白峻山聽得明白,郭老板和陶經理想徹底整改,也在真心實意地整改。后來,白峻山想起“綠色伙伴”社團組織,他建議郭老板和陶經理也加入,對提高公司環境管理水平應該有好處。

  “這個組織是由多位企業老總發起的,他們熱衷環保公益事業,不定期開展活動,相互傳授環境管理經驗,組織參觀先進高效的治污模式和設施,研討落實環保新法律新標準……”

  “我聽說過,據說挺不錯。只是不知道怎樣加入,收費多少呢?”陶經理頗有興趣地問。

  “沒有門檻,自愿加入。他們開講座、搞活動,都是用企業內部會場,從來不收費用的。”

  “好好,我也參加。”郭老板說。

  白峻山把社團組織聯絡方式給了陶經理,大伙又客套幾句,握手告別。

  時光荏苒,轉眼七八個月過去了。那天,白峻山、劉勵正向執法局錢局長匯報工作。妻子給白峻山發來幾張微信截圖,是她和表姐的聊天記錄。其中表姐的三段話,白峻山直接給錢局長和劉勵讀了一遍。

  “你替我向峻山說兩聲感謝。”

  “一個是,小陶說,參加那個啥組織,很有收獲,學到了不少東西,對企業環境管理的確有用。”

  “還有一個,是喜事,在那個組織里,小陶認識了一個小伙子,交往了幾個月,相互都很中意,要談婚論嫁了……你們家峻山,也算個媒人呀!”

  錢局長聽完,頓時忍俊不禁了:“有意思!俗話說,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不恰當地套用一下,你是‘送人罰單,手留余香’啊!”

  這時,劉勵用胳膊肘捅了捅白峻山,擠擠小眼睛,又一臉正經地說:“白隊,這么說,媒人我也算小半個吧?按照咱這兒風俗,新人要送媒人十八個豬蹄膀的,到時候,你可別吃獨食喲!”

  劉勵話音未落,錢局長和白峻山已沖著他哄笑起來。作者:叱狼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