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督察·監督 > 正文 >

金廠峪礦業公司弄虛作假成慣性

2021-09-29 10:48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違法采礦量是合法開采量的兩倍之多。”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近日公布了第三批典型案例,在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曝光的《中國黃金集團河北金廠峪礦業公司以采空區治理之名、行露天開采之實》一案中,金廠峪公司打著環境治理的“旗號”,進行著長達8年的違法露天開采,使原本不大的地下采空區變成了直徑約470米、深約140米的露天采坑,并造成了一系列新的生態破壞和環境污染問題。

  如何包裝能讓違法開采看上去“合理”?

  金廠峪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廠峪公司)位于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這里是唐山唯一的純山區縣,有著“七山二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莊園”的自然地貌。這里也是京津冀區域的水源涵養區,生態功能十分重要。

  金廠峪公司在遷西擁有金廠峪、桑家峪兩個地下開采礦權,督察發現,金廠峪公司存在嚴重的過度開采行為,以治理之名對井下采空區進行違法露天開采,把恢復治理變成“開膛破肚”。據統計,僅2016-2020年就違法露天開采金礦石283萬噸,是井下合法開采量的兩倍左右,目前形成直徑約470米、深約140米的露天采坑,造成嚴重生態和自然地貌破壞。

  以前的小規模地質塌陷,是怎樣變成現在的露天大范圍破壞的?

  事情還要從2013年說起。當時,中國黃金集團全力推動擴能改造。同年,金廠峪公司在沒有辦理采礦證和環評手續的情況下,開始在金廠峪礦區以前形成的井下采空區進行大規模露天開采活動。

  據業內人士透露,有的企業重資源占有和生產開發,先開發再補辦手續,認為只要手續下來了,前面的違法行為可以“一筆勾銷”,后面的生產更加順理成章。

  為了能夠“瞞天過海”,201511月,金廠峪公司先補辦了擴能改造項目環評報告,將沒有取得合法礦權的露天開采納入其中。然而,“如意算盤”還是打錯了。2016年,河北省印發《露天礦山污染深度整治專項行動方案》,明確暫停新設露天礦業權審批。

  手續補辦無望,還想開采怎么辦?金廠峪公司開始想方設法“鉆空子”。恰逢20166月,國務院安委會要求開展地下礦山采空區隱患治理工作,這本是開展安全生產的重要契機,但被金廠峪公司鉆了空子。公司借此編制了所謂的“采空區治理方案”,將已經違法實施的露天開采包裝成采空區治理。

  督察人員介紹說,所謂的“采空區治理方案”中,治理區域、礦巖總量等重要數據與實際違法露天開采的數據高度重合,這無疑是在打“擦邊球”。“而且按要求采空區治理應采取充填、崩落、封閉等方式治理,治理時限為兩年半。但為了規避相關部門監管,金廠峪公司自創了‘露天開挖后再回填’方式,且提出的治理時限長達10年之久。”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上級公司,中金黃金股份公司明知金廠峪公司違法露天開采,201511月仍然通過了其包括露天開采工程在內的擴能改造項目驗收。此后,中金黃金股份公司每年給金廠峪公司下達的生產任務中,遠遠超出合規產能。

  “金廠峪合規產能為礦產金600公斤,中金黃金股份公司2018-2020年下達的生產任務均為1100公斤,這其中包括了非法露天開采產生量。”督察人員表示,兩級公司“實際都想挖”。

  弄虛作假成習慣,尾礦廢石“一倒了之”

  黃金采選中,礦石幾乎是“吃多少吐多少”,尾砂產生量幾乎等同于礦石開采量。大量尾砂堆存在尾礦庫,在國家要求尾礦庫數量“只減不增”的情況下,如何提高尾砂綜合利用率成為行業快速發展亟須思考和解決的問題。對此,生態環境部、國土資源部等部門多次印發文件,鼓勵尾礦用于露天采坑或井下采空區回填。

  尾砂綜合利用問題同樣困擾著金廠峪公司,加之公司違法開采量巨大,尾礦庫容量更加緊張。

  2015年,金廠峪公司編制的《金礦石采選擴能改造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指出,原有工程尾礦綜合利用率不達標,要求將尾礦壓濾后與廢石、水泥等膠結后回填采空區,每年充填尾礦19.75萬噸。

  督察發現,企業雖然建有尾礦壓濾車間,進行過填充實驗,但并未按要求將尾礦回填,尾礦除少部分違規用于廢石場鋪墊外,全部排于尾礦庫,導致尾礦庫使用壽命縮短。

  而金廠峪公司20209月自行開展的竣工環境保護驗收意見中顯示,“部分尾礦已回填井下采空區”,這一結論與督察組發現的實際情況不符,驗收工作也弄虛作假。

  “亂排亂放、排完沒治、治不到位。”督察人員總結金廠峪公司尾礦和廢石處置存在的問題,歸根到底是存在“一倒了之”的心態。

  典型案例指出,公司低品位礦石也存在長期亂堆亂放的情況。“金廠峪公司未經審批,占用露天采坑旁邊土地近30畝,堆棄露天開采產生的上百萬噸低品位礦石,既不入選礦廠加工生產,也未采取任何生態治理和恢復措施,對原有地表植被造成破壞。”

  生態修復和污染治理不到位

  今年827日,督察組使用無人機拍攝時發現,金廠峪礦區不僅上百萬噸低品位礦石長期無序堆放,公司舊排土場還堆存大量廢石,傾瀉而下,沒有完成生態修復。

  典型案例指出,金廠峪公司舊排土場占地約180畝,已滿場停用,但沒有按照《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與土地復墾方案》要求開展削坡治理、修建排水溝和土地復墾等工作,生態恢復治理不到位。此外,企業在用的排土場雖然開展了生態恢復治理,但部分工程建設敷衍,梯級治理中臺階和排水設施等都達不到設計標準。

  據了解,督察人員曾多次現場檢查,都發現了生態恢復和環境治理不到位的問題。今年625日,現場檢查時發現,金廠峪公司尾礦庫未按要求建設邊坡導流設施。“當時是晴天,仍有選礦廢水正在溢流。”督察人員介紹說。

  記者查閱資料時發現,2012年當地曾計劃開發建設金廠峪黃金文化產業園,當時的一份文件中顯示:“秀麗的赤道河從金廠峪緩緩流過,四周青山環繞,山巒疊翠,景色十分秀美。”而這條秀麗的河流,正遭受著選礦廢水直排。

  典型案例指出,2015年之前,金廠峪公司選礦廢水未進行回用,長期未經處理直排赤道河。201511月補辦的環評批復中要求,選礦廢水全部回用于浮選工序,不得外排。按國家標準規范,尾礦庫也應建設邊坡導流設施。但督察人員在現場發現,申家峪尾礦庫雨季大量雨水匯入,與尾礦廢水混合后溢流排入下游赤道河。

  廢水直排已經對赤道河造成污染。2020年竣工環境保護驗收監測數據顯示,申家峪尾礦庫下游沖溝和赤道河底泥鉻濃度分別為181毫克/千克、142毫克/千克,分別超過《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的30.75倍、23.91倍。

  此外,督察人員還發現,金廠峪公司在尾礦廢水回用系統中,私自設置溢流管路,礦井水也未做到全部收集回用,仍有部分外排。

  生態環境問題,歸根到底是資源過度開發、粗放利用、奢侈消費造成的。金廠峪公司以犧牲環境為代價,違法違規以采空區治理之名行露天開采之實。督察人員表示:“希望通過督察,督促企業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轉變重礦產資源開發利用、輕環境保護的陳舊觀念,實現綠色發展。”作者:崔煜晨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