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環境要聞?>?熱點追蹤 > 正文 >

像管“奶娃子”一樣搶救瀕危物種 生物多樣性為何在這成熱點

2021-09-26 10:30來源: 光明日報編輯:遙城
  生物多樣性為何在這里成為“熱點”
  【共建地球生命共同體 行動】
  不久前,來自四川甘孜州石渠縣的兩只小兔猻成為“網紅”——攝影師在長沙貢瑪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拍攝到兩只十分罕見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兔猻,兩只小動物搖頭晃腦、呆萌可愛,照片和視頻一經發布立即引起網友的熱烈追捧。
  不只是兔猻,還有白唇鹿、雪豹、金錢豹、藏野驢、棕熊……近年來,當地的各類國家級保護動物頻頻亮相短視頻平臺。
  四川甘孜州地處中國西南山地,是國際公認的36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在國際上,一般以特有物種的數量和所受威脅的程度評選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甘孜州境內既包含海拔千余米的河谷地帶,也擁有海拔六七千米的大雪山,高差達六千多米,復雜地形與特殊氣候的結合,使這一地區的生物種類極其豐富。監測數據顯示,甘孜州現有高等植物5223種、野生脊椎動物749種,野生動植物種類種群恢復性增長趨勢明顯。
  近期,記者專程來到甘孜州,探尋這里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發展的奧秘……
  守住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生態底線
  8月的高原,滿眼皆綠。在甘孜州石渠縣起塢鄉廣袤的草原上,竹簾圍欄連成一片,延綿鋪向遠方。圍欄內牧草正盛,長勢喜人。
  然而幾年前,這里還是一片滿目瘡痍的黑土灘——夏天零星長點草,冬天則成了沙灘地。風來沙起,黑土灘不斷吞噬著綠色的草原。
  “這種輕度沙化是可治理、可控制的。”石渠縣林草局相關負責人下定決心與草原沙化賽跑,在情況惡化之前徹底扭轉沙化局面。為此,他們用竹簾將黑土灘圍成小片固沙,并以牛羊糞便改良土壤,再混播牧草鞏固治沙成果。五六年過去了,一片片黑土灘已經基本復綠。
  石渠縣林草局引進的博士研究生劉哲榮專攻植物多樣性保護與利用。她告訴記者,在川西北高原治沙,必須解決的一個難題就是如何既治沙又致富。
  甘孜州沙化土地大多為過度放牧所致,長期以來形成惡性循環:過度放牧—土地沙化—草場減產—牧民貧困—過度放牧……
  這些年來,甘孜州依靠市場手段引導群眾積極參與治沙,獲取勞務收入。農牧民在參與治沙的過程中也逐漸明白:過度放牧是不可持續的——“你看治沙多不容易啊!如果都不長草了,牛羊就只能餓死了。”
  在劉哲榮的試驗田里,一片片獨立的小地塊里種著不同的牧草,長勢不一。她將用幾年時間,篩選出產量高、耐性好、最適合本地氣候的牧草推廣播撒,幫助擴大草原單產和承載量。
  地處長江、黃河上游重要水源涵養地的甘孜,所付出的努力遠不止治沙。近年來,甘孜州著力推進生態修復,完成水土流失、干旱河谷、沙化土地、退化草地等生態修復458.49萬畝,建成國際重要濕地1個、省級重要濕地2個、國家級“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1個,創建國家級風景名勝區1個、國家級森林公園5個、國家級濕地公園3個,環境空氣質量優良率、地表水監測斷面水質優良率和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實現3個“百分之百”。
  把“生態脆弱區”建成了“生態示范區”,甘孜州守住了承載生物多樣性的生態底線。
  讓百姓成為野生動植物的堅定守護者
  貢嘎雪山子梅埡口下的子梅村是一個只有10戶人家的小村莊。“我們村雖然人少,但并不孤寂,雪豹、巖羊、毛冠鹿、豬獾、豹貓、雪鴿都是我們的好朋友。”村民貢布說。
  貢嘎山被稱為“蜀山之王”,這里有雪山、森林、草甸和湖泊,鮮明的氣候過渡性特征造就了豐富的動植物資源,貢嘎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也因此設立。從地圖上看,子梅村恰是一塊“飛地”,被保護區緊緊包圍。
  “這里的老百姓都是我們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管理員和宣傳員。”貢嘎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相關負責人介紹,保護區在鄰近的每一個村莊都聘請了巡護隊員就近開展日常巡護,起到“眼睛”“耳朵”和“嘴巴”的作用。貢布就是一名巡護隊員。
  子梅村是貢嘎雪山徒步探險的必經之處,也是“驢友”的重要根據地。除了日常巡護,村民還參與經營客棧等旅游產業,日子越來越好過。獵人、伐木人主動轉變身份,成了這片大山上動植物的堅定守護者。
  記者發現,在格西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不少曾經的獵人發揮熟悉野生動物習性的優勢,轉型成為向導,通過腳印、糞便等準確判斷其行動規律,在物種調查、監測、研究等工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近年來,科學家在甘孜州新龍縣境內先后監測到豹、雪豹、猞猁、亞洲金貓、荒漠貓、兔猻、豹貓等貓科動物,這里成為全球貓科物種最集中的地區之一。據業界專家講,這些貓科動物大都分布在保護區以外的地方,要保護好它們,社區的積極參與十分重要。
  在新龍縣色威鎮益麥社區,政府領導、專家指導、群眾參與的“三方合作”工作策略,讓社區群眾參與到自然保護中并獲得收入。幾年來,該社區已恢復森林數百畝,有效提升了保護區范圍外的棲息地保護。
  目前,甘孜全州林草部門管理的各級各類自然保護地多達83個,其中世界級1個、國家級17個、地方級65個,總面積約5.53萬平方公里,約占全州面積的36.14%。讓百姓成為野生動植物保護的參與者和直接受益者,成為當地推動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發展的有力抓手。
  像管“奶娃子”一樣搶救瀕危物種
  “天路十八彎”是318國道在甘孜州雅江縣境內的著名路段。公路在這里連續繞出十多個回頭彎,海拔高度迅速爬升,被譽為“川藏線上最美的森林景觀區”。
  在第一道彎外的草叢中,藏著一株株康定云杉樹苗。“這是今年春天從苗圃移栽出來的。”雅江縣自然保護區服務中心副主任李八斤告訴記者,為確保成活率,他們帶土移栽,128株樹苗僅2株死亡。
  康定云杉是生長在青藏高原與四川盆地過渡地帶的特有樹種,具有重要的科學價值。然而,這種樹曾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所幸約10年前,科學家在雅江縣發現一株,成為迄今發現僅存的野生康定云杉。
  搶救工作隨即展開。李八斤帶領護林員采集種子在苗圃培育。最初總是失敗,他們反復調整水、肥、溫度,“像管‘奶娃子’(嬰兒)一樣照料”,終于成功培育出300來株小樹苗。這些樹苗在溫室里培育兩年后,移入大田,5年后長到10多厘米高,今年才首批嘗試移栽上山。
  “目前來看,小苗在野外長得很好,但要順利熬過這個冬天,才算成功回歸自然。”談到這兒,李八斤十分激動,他希望這里能成為康定云杉重獲新生的起點。
  在甘孜,搶救珍稀物種的故事還有很多。五小葉槭是青藏高原隆升過程中分化出的一個瀕危樹種,自然繁殖非常不易。雅江縣種苗繁育基地員工楊安已到退休年齡,仍堅持工作,因為他一手照料了五六年的一批五小葉槭明年才能移栽上山。“這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怎能半途而廢呢?”雅礱江冬麻豆主要分布在河谷,處于極度瀕危狀態。新龍縣國有林保護管理局經過艱難培育,累計育出幼苗40余萬株,完成野外種植1000畝。
  “待到春風來時,珍稀樹種連片成林,漫山花開,綠浪蕩起,那將是我最驕傲的事兒!”李八斤的夢想,正是許多搶救瀕危樹種的造林人的夢想,更是無數投身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甘孜人共同的夢想。
  (記者 周洪雙 李曉東)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