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記者之家?>?傳媒瞭望 > 正文 >

“一帶一路”投資面臨哪些氣候變化風險?

2021-08-13 15:36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 ‘一帶一路’國家從傳統高碳發展模式轉型為綠色低碳發展模式對全球成功應對氣候危機非常重要。”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馬駿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投資低碳化是參與‘一帶一路’投資的金融機構防范氣候風險的必然要求。”
  近日,由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聯合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開展的關于強化金融機構在“一帶一路”投資中的氣候風險管理課題,發布了名為《強化金融機構在“一帶一路”投資中的氣候風險管理》的報告(以下簡稱《報告》)。
  全球氣候變化對“一帶一路”投資產生影響
  截至2021年6月,“一帶一路”倡議覆蓋141個國家(含中國) ,涉及全球超過61%的人口和38%左右的經濟量。
  馬駿指出,“‘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必須要考慮到氣候因素。一方面,許多沿線國家的生態環境比較脆弱,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十分敏感。另一方面,不少國家的生產方式比較粗放,能源強度和碳排放強度比較高。”
  根據GermanWatch2018年發布的1997年-2016年全球“氣候風險指數”(CRI)評估結果,很多“一帶一路”國家在全球范圍內受到氣候變化影響非常嚴重。
  “這些國家主要是發展中國家,不管是遵循原有的發展模式還是未來實現低碳轉型,都會面臨巨大的投資需求。”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環境與氣候風險分析負責人孫天印告訴記者,“一帶一路”國家未來的投資需求非常巨大。2018年,亞洲開發銀行對亞洲每年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需求進行了測算估計,預計投資需求為8000億美元,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在亞洲的“一帶一路”國家。
  全球變暖,“一帶一路”國家面臨雙重困境
  “氣候風險來源可以分為物理風險和轉型風險。”孫天印介紹,物理風險就是極端氣候事件,洪水、臺風、熱浪,還有長期性的海平面上升以及溫度上升以后持續導致的生產力下降等。“轉型風險更多的是政策、技術、投資者、消費者意識等變化帶來的沖擊和影響。”
  隨著技術進步,最近十年新能源發電成本急劇下降。孫天印指出,“這將對傳統煤電行業造成巨大的市場競爭壓力,導致這些企業存在擱淺資產的風險。”
  研究團隊挑選了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南非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煤電、水泥、鋼鐵等高碳行業,并對代表性企業進行了氣候轉型風險壓力測試。“總體預測分析2020年至2030年時間跨度,越貼近于2℃目標的氣候政策情景(更嚴格的碳排放額度、能源結構轉型的計劃制定,企業碳價大幅上升、生產需求下降),這些企業的財務表現從償債能力、流動性和盈利能力等方面就越會承受更大壓力,這是從企業市場估值角度變化的量。”孫天印說,馬來西亞煤電在2℃目標情景下,企業的估值和基準情景下相比,會下降58%。巴基斯坦的水泥下降54%,南非的鋼鐵下降72%,俄羅斯的鋼鐵下降20%。
  以巴基斯坦電力行業氣候轉型風險為例,《報告》指出,巴基斯坦化石能源資源貧瘠,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但地理位置不理想;發電裝機主要來自于化石燃料和水電;發電用的燃油大量依賴進口,導致其發電成本較高,電力缺口較大。
  低碳化是參與“一帶一路”投資的必然要求
  在2020年12月的氣候雄心峰會上,巴基斯坦總理承諾巴基斯坦不再支持新建的煤電項目。擴大電網輸配端的合作,特別是電網基礎設施的建設,降低電網的損耗,并擴大對小規模可再生能源的并網支持。
  截至2021年3月,已有包括智利、哥斯達黎加、新西蘭、匈牙利、新加坡、南非、烏克蘭等在內的“一帶一路”國家作出了碳中和承諾 。NRDC中國區主任、首席代表張潔清表示,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一帶一路”國家做出碳中和承諾并出臺相應的綠色低碳政策。
  NRDC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林明徹表示, “一帶一路”的投資風險與機遇并存。金融機構加強對投資的氣候風險管理,既可以避免潛在的巨額損失,也可以為“一帶一路”的綠色發展提供強大動力。
  為推動金融機構更好地進行“一帶一路”投資氣候風險管理,《報告》建議金融機構所在國政府及監管部門,要求金融機構與企業開展氣候風險分析并進行相關信息披露;建設“一帶一路”氣候數據平臺;鼓勵金融機構和研究機構開展“一帶一路”國家的氣候風險研究等。
  “金融機構對被投資主體環境社會行為有非常好的引導和積極作用。”生態環境部對外合作與交流中心副主任李永紅希望:“金融機構通過綠色金融手段,支持‘一帶一路’投資在低碳轉型過程中的政策發展與技術創新,為參與‘一帶一路’投資企業提出綠色解決方案,推動可持續發展。”作者:文雯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