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環保法治 > 正文 >

飛灰檢測報告”行政訴訟案帶來哪些反思?

2021-08-13 16:02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據澎湃新聞報道,近日,民間環保組織蕪湖市生態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將福建省泉州市石獅生態環境局、泉州市生態環境局訴至法庭。
  蕪湖市生態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向福建省泉州市石獅生態環境局申請公開一家名為鴻峰公司的垃圾焚燒飛灰處理企業的飛灰固化物相關信息時,石獅生態環境局回復“飛灰檢測報告”屬非政府信息,飛灰轉移五聯單涉及商業機密和個人隱私不予公開。蕪湖市生態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向泉州市生態環境局提出復議申請,得到了維持決定。隨后,協會向泉州市洛江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并勝訴。
  如何避免生態環境部門因信息公開問題被推上被告席?基層生態環境部門從此次案件中應汲取哪些教訓?對此,本版特征集并刊發相關評論,以饗讀者。
  汲取教訓,做好應對措施
  ◆鄭興春 范茂 應夢琦
  近日這則生態環境部門不公開企業垃圾焚燒飛灰處置信息,民間環保組織起訴獲勝的新聞引發了社會關注。其實早在2013年,浙江省就有一起與本案相似的行政訴訟。北京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向原杭州市環保局申請公開關于“杭州市濱江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2005年到2013年運行期間,大氣監測報告,包括二噁英的監測報告,垃圾滲濾液、飛灰和爐渣的產生處理數據報告”,但原杭州市環保局拒絕提供,被訴至杭州市下城區人民法院。
  比較這兩個案例,筆者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8年過去了,生態環境部門在法院的申辯理由十分相似。8年前原杭州市環保局在法院辯稱該局并非環評報告和監測信息的制作單位,并無相關信息。而此次訴訟中,石獅生態環境局及泉州市生態環境局也辯稱,飛灰檢測報告是鴻峰公司委托第三方檢測取得,石獅生態環境局在履職過程中未獲取和保存飛灰檢測報告,也認為飛灰檢測報告不屬于政府信息,不在信息公開的范疇。
  兩次應訴,生態環境部門拒絕公開的理由都是并不掌握相關信息。而不同的是,8年前北京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研究所一審、二審均敗訴,而此次蕪湖市生態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一審就取得了勝訴。這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隨著生態環境保護力度的不斷加大及新環境保護法的實施,人民群眾的生態環境意識和法治意識不斷增強,社會公益組織及個人對環境信息公開的需求不斷增加。
  此類生態環境行政訴訟案件背后,涉及的往往是群體性利益,案件處理結果對眾多潛在利益訴求主體具有較強示范和輻射效應。此次石獅生態環境局認為蕪湖生態協會申請的“飛灰檢測報告”是非政府信息,讓蕪湖生態協會向鴻峰公司直接申請信息公開的做法有推諉的嫌疑,只會讓更多的組織和個人尋求法律的幫助。
  在實際工作中,生態環境部門可能會遇到并沒有記錄、保存申請人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如何處理這樣的信息公開訴求?筆者認為,生態環境部門應和申請人充分溝通、了解訴求后,就合法、合規、合情的部分,主動向企業了解相關信息,并提供給申請人,或是協助申請人向企業申請信息公開。應當主動作為,以公開為常態、不公開為例外,同時遵循公正、公平、合法、便民、客觀的原則,逐步增加信息公開的廣度和深度。尤其是對群眾熱切關注的環境問題,要提前預判,積極主動地記錄、保存相關信息。對依法應當公開的政府信息,第一時間主動公開。如果申請公開的事項并無現成的資料也不能推諉,而是要做企業與信息公開申請者之間的橋梁。
  面臨新形勢,各地生態環境部門要汲取教訓,做好應對。以蘇州市為例,2019年蘇州市政府就制定了《蘇州市行政機關行政訴訟敗訴案件分析研判制度》,著力提升行政機關行政復議、應訴能力,深入剖析行政訴訟敗訴原因,研究落實相應規范和改進措施。蘇州市生態環境部門也一直重視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案件情況,不論最終是勝訴還是敗訴,都持續對生態環境工作進行自查和改進。2019年,蘇州市共計收到44條生態環境方面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2020年申請數量降至24條,與申請者經過充分溝通后,未出現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的情況。
  提高履職水平,避免負面輿情
  ◆趙建峰
  福建省泉州市石獅生態環境局政府信息公開答復行政敗訴案例,可能會引起部分群眾對生態環境部門依法履職能力的質疑,而從客觀上來看,其實也暴露了一些地方生態環境部門依然存在履職短板。
  案件報道中反映出兩個細節問題。一是對申請人申請公開的“飛灰轉移五聯單”,生態環境局僅僅以“電話咨詢”的方式咨詢了相關公司,違背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應當書面征求第三方的意見”的程序性規定。二是對申請人申請公開的“飛灰檢測報告”,生態環境局僅僅履行了內部檢索,但對生態環境部門在垃圾焚燒飛灰監管過程中承擔的職責卻沒有及時核查,導致對應該掌握的信息掌握不足,最終敗訴。
  其實,政府信息公開僅僅是生態環境部門日常監管工作中的一小部分內容。以筆者所在地區為例,全市生態環境系統2020年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不足百件,而行政處罰則有一千余件。無論是從辦理數量的多少,還是從辦理流程的繁簡,政府信息公開工作與項目審批、區域環境治理等工作都不能相提并論。
  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事情雖小,責任卻重大。依法履職不到位,往往會成為引發負面輿論的導火索。正如今年5月,一份蓋有“長沙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政府信息公開專用章”的《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因為答復內容與答復主體自相矛盾、文字重復等嚴重錯誤,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和質疑。
  應該說,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工作,辦理流程并不復雜,涉及內容也不精深,但何以屢屢引發行政機關負面輿情?筆者認為,這與一些行政機關重視程度不夠、程序不完善、專業知識能力不足等密不可分。生態環境部門要引以為誡,規范流程、強化管理,切實提升依法履職水平,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看似只涉及政府信息的“給”與“不給”,但具體辦理中卻涉及政府信息的區分、政府信息的有無、是否涉及個人隱私及國家機密、是否涉及第三人利益、是否影響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等諸多判斷。依法準確開展政府信息公開工作,需要一套規范完整的流程來予以約束。
  筆者認為,生態環境部門要結合地方實際情況,研究制定本地信息公開辦理制度,明確牽頭科室、業務科室、辦公室、法制科、信訪科等相關處室在政府信息公開過程中信息檢索、保密審查、合法性審核、社會穩定性判斷、公文規范性核查等方面的職責,切實提升政府信息公開答復的規范性、標準化。同時,把握好政府信息公開答復的時間節點,細化辦件受理、檢索、會簽、審核、答復的時間要求,避免超期答復。強化與申請人的溝通交流,切實樹立為民服務的思維,最大限度滿足申請人合理的信息知情權,及時化解申請人的不滿情緒,盡可能降低復議率、訴訟率。
  一些生態環境部門對于新修訂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等規定掌握不足,仍然按照老思路、老辦法辦理信息公開工作,甚至存在“誰都能辦”“誰都會辦”的片面看法。一些地區在調整牽頭承辦人員時,任前缺乏培訓、任上缺乏指導,導致政府信息公開辦件質量差。因此,要適時組織開展政府信息公開工作培訓,邀請高校老師、律師、法官等專家開展專題培訓,提升政府信息公開答復辦理水平。在可能的情況下,組織編印政府信息公開問答、政府信息公開辦理格式文書等材料,切實提升信息公開辦理水平。
  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一方面反映了生態環境部門履職是否到位,另一方面也關系著群眾的知情權能否得到最大限度的滿足。生態環境部門要站在治污攻堅的高度統籌考慮,高度重視信息公開工作。
  細節決定勝敗
  ◆劉賢春
  反思敗訴之“痛”,生態環境執法工作對某些細節的忽略是一個教訓。
  根據報道顯示,石獅生態環境局在答復蕪湖這家環保協會申請的相關飛灰處理信息公開事項時,稱飛灰檢測報告屬“非政府信息”,飛灰轉移五聯單“涉及商業機密和個人隱私”,并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回復“不予公開”。泉州市生態環境局在復議程序中,已知飛灰檢測是否構成石獅生態環境局在履職過程中可以獲得的政府信息,以及五聯單信息是否涉及個人隱私,但沒有進行審查,作出維持復函的復議決定。
  筆者認為,如果生態環境部門日常執法監管能把飛灰處理工作過程及信息公開做得細一點,對有關法規規定研究得細一點,如果上級生態環境部門把住了審查細節,仔細斟酌,或許就能避免這起訴訟。
  細節決定成敗,這對生態環境執法尤為重要。筆者通過20多年從事環保行政處罰案件、環保行政復議案件初審工作經驗發現,基層生態環境部門及其執法人員如果在執法細節工作存在疏忽、不到位,就可能造成環保訴訟敗訴的風險。有的現場筆錄字跡潦草、內容漏項、遺漏簽字等,有的下達行政處罰告知書沒有明確告知對方聽證權利,有的舉行聽證時法定程序不到位,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不規范,有的法律文書制作不嚴謹、有錯漏字、表達歧義、適用法律法規不準確、審查把關不嚴等,有的集體研究行政處罰決定時走形式,有的行政復議案件到了政府法制辦就被“撤回”等。
  這些細小環節本是生態環境部門及執法人員能做好的,卻偏偏有時出偏差,在細節上不到位,造成信息公開缺失,導致生態環境部門被動當被告,敗訴的風險加大,影響了政府的公信力。
  當前,社會環保組織環保訴訟政策法律水平高,群眾環保意識及依法維權意識強,而新的環保法律法規及環保標準等不斷頒布,原有的法律法規及標準等不斷修訂完善,這些都對生態環境部門執法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稍有疏忽,可能鑄錯,甚至成為被告。生態環境部門及執法人員要深學細學,精準落實,抓實做好執法工作細微環節,強化執法應訴的前端意識、風險意識,時刻保持嚴謹、規范、細致、慎微的執法作風。把住日常執法監管、專項執法檢查、現場執法、調查取證、執法文書制作、文件審查、文本送達、法律適用、行政聽證等各環節,把措施落細,把程序做到位,把基礎夯實,做到高水平與精細化執法的完美結合。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