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環保法治 > 正文 >

短板突出,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急需發力

2021-05-26 14:42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向社會集中通報40個典型案例。其中,與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處理設施相關的案例,達11件,占比超過1/4。從通報的案例情況來看,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短板明顯、問題突出,值得高度重視。
  治污設施成為污染源,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治污設施是防止環境問題產生的重要屏障,可有效降低污染對人民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但督察發現,一些治污設施非但沒有起到改善環境的作用,反倒成為環境風險隱患,甚至造成環境質量進一步惡化。
  治污設施淪為“污染源”。一邊治污,一邊又制造二次污染。比如在湖南湘西州,正常運行的111座小型垃圾焚燒爐,僅有兩座建有簡易除塵設施,環境污染嚴重。
  治污設施為環境“埋雷”。生活垃圾處理設施產生的垃圾滲濾液,未經處理,大量積存,一旦遭遇連續暴雨等極端天氣,部分場地的滲濾液就可能溢出,環境風險隱患十分突出。在廣西,截至去年底,73座垃圾填埋場垃圾滲濾液積存量就多達58.2萬噸。
  治污企業公然造假甚至違法排污。為應付督察,河南省新鄉獲嘉縣垃圾填埋場臨時編造滲濾液處理設施運行記錄。廣西北海市生活垃圾填埋場則未經審批,私自將垃圾滲濾液偷排至市政管網,2016年以來,累計偷排量達53.56萬噸,性質極其惡劣。
  治污設施企業的種種亂象,造成了突出的環境問題。
  不合格的治污設施,給藍天“抹黑”。在湖南省湘西州、廣西岑溪市,該逐步淘汰的小型垃圾焚燒爐沒有淘汰、已停運的垃圾焚燒點附近仍在露天焚燒垃圾,導致現場濃煙滾滾、氣味刺鼻,景象觸目驚心。
  收集處理能力不足,污水直排河道。在江西省南昌市,每天超過50萬噸生活污水未收集,直排入城市河道、湖泊和贛江;在云南省保山市,每天約4.5萬噸污水直排“母親河”東河;在遼寧省鐵嶺市凡河新區,每日有兩萬余噸生活污水直排凡河;在湖南省株洲市,大量雨污混流水直排湘江。被迫納污的水體水質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部分地下水也被嚴重污染。
  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產生量增長快,基礎設施建設跟不上
  督察發現,不少地方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處置能力缺口巨大。比如廣西,2020年生活垃圾產生量為2.9萬噸/天,但無害化處置能力僅為2.16萬噸/天。又如云南省保山市,現有的兩座城市生活污水處理廠,處理能力遠遠不能滿足城市生活污水處理需求。
  由于處置能力不足,不少現有治污設施不得不超負荷運行。廣西北海市51座在役垃圾填埋場中,有24座超量填埋。河南新鄉市11座垃圾填埋場中,有9座超庫容運行。
  究其原因,一方面,隨著城鎮化進程加快、居住人口增多和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生活污水和垃圾產生量不斷加大。另一方面,治污設施建設滯后,沒有與城市建設同步規劃、同步發展。廣西規劃于“十三五”期間新建及續建無害化處理設施項目,截至去年底仍有近1/3項目未建成。還有的城市,總人口在10年間猛增數百萬,但城市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產生總量仍按照早年人口數據來估算,污染物排放總量被嚴重低估。從數據上看,污染物收集率、處理率不低,但事實上,大量污染物未能得到有效處理。
  督察還發現,城鎮污水管網建設短板突出,也是造成污水直排、水質黑臭的重要原因。
  污水管網底數不清。廣西崇左、湖南株洲對管網底數排查進展緩慢,相關部門甚至“一問三不知”。
  管網缺陷較多。江西南昌老城區415.85公里老舊管網,存在破裂、錯接、脫節、變形、腐蝕等問題多達12300個。
  管網新建、改造進展緩慢。湖南株洲“十三五”期間的老舊污水管網改造、雨污合流制管網改造任務完成率僅為11.9%、53.6%。
  管網不完善導致污水收集率過低。大量生活污水未能有效收集就直排河道,其中,廣西崇左因去年污水集中收集率僅為6.7%,被督察通報為“全區最差,全國罕見”。
  管網不完善還影響了污水處理廠的正常運轉。大量雨水混入污水管網,導致城區污水處理廠進水濃度普遍偏低,甚至出現“清水進,清水出”的情況,處理能力長期閑置,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
  從這些督察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出,在城鎮化發展過程中,一些地方重視“面子”,卻忽視了“里子”,寧建地面一座樓,不修地下一條管。“面子”是城市的形象,“里子”則是城市的良心。沒有硬實的“里子”,最終會影響城市的“面子”。只有筑牢“里子”,才能撐起“面子”。各地必須“面子”“里子”一起抓,加速補齊短板,才能讓城市健康發展。
  補齊短板,需要綜合施策
  本次督察通報的一些問題,此前早已被指出。南昌市大量生活污水直排、遼寧遼河流域污水處理設施及配套管網建設改造滯后、河南省一些地方垃圾處理設施建設滯后等問題,都曾在第一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及“回頭看”中被通報過,有的甚至連續3年登上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黑榜”。
  多次被點名,相關問題為何依然存在?
  首先,地方黨委、政府思想認識不到位。被通報的11例涉及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典型案例中,有8例提到了“重視不夠”“重視程度不高”“不重視”,其余3例有“認識不到位”的表述。
  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涉及面廣、難度大,倘若沒有地方黨政領導的高度重視和“一把手”親自掛帥,僅靠個別職能部門推動,力度十分有限。督察發現,決心“難產”,只批示、不落實,甚至放任問題存在的,不在少數。遼寧省朝陽市委、市政府“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污泥無害化處置停留在會議研究上,一直未落實到位;廣西北海市白水塘垃圾處理廠多年超負荷運行,市城管局和企業的報告請示年年寫,卻連建應急填埋場都拖了6年。
  二是缺乏系統謀劃。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治理是一項復雜、長期的系統性工程,并非一朝一夕能夠見成效。但一些地方缺乏總體規劃,底數基數不清,沒有統籌安排,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里有黑臭水體,就一填了之;那里河水氨氮過高,就找捷徑,人工加藥,看似“藥到病除”,實則“藥停病犯”。
  三是投入嚴重不足。環境基礎設施建設資金需求量大,經費不到位,效果就難有保障。2017年至2020年,中央和省級財政安排給云南保山市用于隆陽區水污染防治的項目資金達5.58億元,而市區兩級實際用到隆陽區水污染治理上的僅1.23億元,不到1/4,致使相關項目難以按計劃實施。
  四是有關部門監管缺失。職能部門對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處置企業缺乏監管,履職不力。待到督察組來時,或急于“甩鍋”、撇清責任,或弄虛作假、試圖“闖關”。
  4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集中攻克老百姓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讓老百姓實實在在感受到生態環境質量改善。
  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治理,關乎人居環境,關系民生福祉,治理是否有成效,老百姓能夠直接感受到。各地黨委政府要下定決心,用啃“硬骨頭”的精神,攻克老大難問題。要綜合施策,制定規劃,明確施工圖、時間表,抓實抓細,落實責任,確保如期完成督察反饋問題的整改。作者:陳妍凌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